连载|房产边界之战——第十八节:拍案而起

摘要: 朱副主任电话一端明显不耐烦,又不是打架,来这么多人干什么?

11-02 06:24 首页 业主精品阅读


连载|房产边界之战——第十七、明枪暗箭


朱副主任安排这次会谈要求业主人数不要超过五人,说田主任反复强调,找几个代表性人物谈谈,把事情解决就好了。

 

王晓能反问,我们热心代表都二十四,五位代表太少了吧?

 

朱副主任电话一端明显不耐烦,又不是打架,来这么多人干什么?

 

王晓能跳过这个话题,还有其他人参与么?

 

朱副主任缓和态度,好像物业和开发商也派代表来协调解决问题。

 

王晓能觉得这次会谈跟在物业办公室会谈不一样,毕竟开发商露出水面。以前刘大力很多问题做不了主,大家逼的紧,刘大力就一脸苦相:这事我跟老板汇报再给大家答复。说的是汇报,很多问题都没下文事情就没法解决。业主要求见幕后大老板,刘大力又说老板没空,连电话号码都不给。现在各方人马第一次凑齐,骡子和马都被拉出来遛了,关键时刻怎么能没人?

 

王晓能还想着多争取一点人,结果业主群凑了半天,凑不齐五个人,工作日很多人不想去。小草算比较主动,听说开发商派代表来,她说要去吵架。牛哥最近在家时间比较多,他说有事叫他,于是算他一个,增老师在家休息,凑个人数。人凑不齐,王晓能自己都不想去,每次出去参加这种会议都要找理由请假,光头领导黑马斜着眼睛看他,一脸怀疑。人到中年,还不能自由支配个人时间,和这些有钱有势有闲的人周旋,心寒啊。

 


周三上午八点半,牛哥带队从小区出发前往居委会。牛哥在路上就愤愤不平,觉得这一次物业肯定要耍滑头,没开发商什么事,这次他们也派人来,大家要打起精神,扮演各种角色,唱红脸黑脸都要有,该说理的就不能给他们反驳机会,该胡搅蛮缠地方就不能留下把柄牛哥反复强调,主力先看看会场情况,再发动其他业主旁听,这样有个见证,能带动业主广泛参与。

 

牛哥鼓励大家,人少也不要在意,我们有理怕什么?拍了拍增老师的肩膀,能文善武。

 

大家一路笑着走过去

 

王晓能走进居委会大厅,朱副主任就在门口候着,上次发的函文原件带了么?

 

王晓能心知肚明,一拍脑袋,啊,忘记了,交给某位业主保管,正好他去上班了。

 

朱副主任面有不悦,能派人去拿么?

 

王晓能,看看沟通效果,我们派人送过来吧。

 

朱副主任一脸黑线,我反反复复说要你们沟通把公函也带过来,你们这些年轻人忘性咋这大。

 

王晓能也不高兴,这朱副主任其实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岁,口气倒是不小。

 

朱副主任眼光正好看到牛哥一脸坚毅加上略带微笑的脸庞,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把大家朝着二楼会议室领。

 

王晓能路过田主任办公室瞟了一眼。田主任正在和一个满脸横肉的业主抽烟。办公室烟雾弥漫,两人脸上都挂着笑容。王晓能一行望过去,这家伙也望过来,双方隔空对峙,触电一样闪过一道光,笑容僵住,田主任的笑容也收住,局势无形之中紧张起来。


会议室类似大学课堂,都是一些长条形课桌,十多排延伸出去,估计可以容纳一百多人。大家在前三排落座这才发现前台放置的讲台明显考究很多,而且一长排过去,估计可以坐下四五个人,这是和大学课堂讲台唯一不同地方。会议室前端墙角摆放很多易拉宝,都是一些过期讲座,例如老人健康养生、小区安全防范、青少年犯罪等主题。居委会每周都展开这样活动,王晓能在小区就没看到类似宣传。

 

雪梅走进来发水,每人一瓶矿泉水。物业刘大力跟在一位年轻人后面,年轻人和牛哥相视一笑,互道一声好久不见。

 

大家问谁啊。牛哥探下身压低声音,开发商代表侯经理,当初我们打官司就是这个老对手,人年纪轻轻,手段可不少。大家防着点。

 

田主任和满脸横肉家伙也入场。这家伙脸上堆着笑,横肉又挤出一块,都把眼睛遮住了。田主任坐在前排面朝观众。这横肉把会场扫了一眼,挺着挺着肚子向后排安全出口移动。王晓能一看,这家伙横肉上面都是麻子,黑芝麻一样撒在一堆烤焦的肉上面,难看死了。大家目送麻子往外走,没想到他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下,双肘杵在桌上撑着脸,一双烟熏泛黄的眼睛直愣盯着前面。

 

朱副主任和李雪梅都闪了出去。侯经理侧身坐在第一排位置,正好面对田主任和几位业主。刘大力坐到中间,刻意与业主保持一定距离。一个网格员姑娘也做到前排位置掏出记录本,拿着一支笔做好记录准备。

 

田主任看看各方人到齐了,清下喉咙就开始讲话:业主成立业委会我们都支持包括砖的业主代表也支持,物业和开发商也支持,这些都是大家的事,成立的初衷无非是想把小区建设的更好。前期虽然有些矛盾,业主也闹上电视,好歹问题也解决了,事情都在朝前走现在也出现一些矛盾,大家于是找一个时间,各方代表坐下来沟通协调解决下。

 

这田主任一个开场就把自己的立场全部暴露了,这那是站在业主角度说话,一点中立态度都没有,这还咋协调解决问题。大家面面相觑,牛哥淡定划着手机,王晓能看了一眼小草,她的脸都涨红了。

 

主任顿了一口气,这次发函,出现一些问题,正好也有一些业主不满,说他们提交的名单都没有上去,我听说物业这边也收到一些名单,我们收回这些函文,重新发函一次,把名单重新筛选一遍。

 

刷的站起来。小草身材并不高大,因为升腾的速度太快,大家都坐着,立马仰视过去。小草指出,田主任,您是帮开发商说话,还是帮业主说话?我们业主辛辛苦苦做事,前期的工作白费了?居委会也是政府职能机构,说话做事岂能如同儿戏?

 

田主任不高兴了,拉长脸不说话。在旁的侯经理说话了经理说,我们砖长职工一百多名住在小区,他们入住时间早,也是小区业主,增加几个热心业主名单合情合理,没什么不妥,至于居委会工作出现的问题,谁都有可能犯错,大家没必要纠结这些细节。相反,推出一份漏洞百出的公函,打脸了业主。

 

很显然,侯经理帮这居委会圆场

 

又腾站起来,居委会做错了事就必须道歉 ,为什么业主的脸这么容易打脸,请问你是业主么?

 

侯经理啧啧几句笑了,我当然是业主,我也住小区,居委会发出这份函,有错误,对业主也很不好,这有什么错呢?错就错,对就对,你应该能分的清楚吧,谁都想把工作做的尽善尽美……

 

小草立马指出来,侯经理,居委会错就让居委会发函道歉承认错误,你有什么权力帮他承担错误,你想打脸,你把脸伸过去给他打啊。

 

侯经理苦笑一声,你也别偷换概念了,我打个比方,说一个道理。

 

小草呵呵一笑,先偷换概念应该是你。

 

两人唇枪舌战,从一个字眼扣到另外一个字眼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双方都在查漏补缺,抢着解释,抢着反驳。两人雄辩,比拼技巧和策略,都在玩弄概念和偷换概念,都在给对方布局。双方都离题万里了,然后再比拼声音,很明显小草的作为女性,声音穿透强,更胜一筹。

 

田主任摆摆手,几句听我说,听我说,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被压下去,都被人当成透明人了。

 

刘大力埋头,偶尔带着谜一样的微笑。他之前跟老板说这帮业主厉害,侯经理部服气,现在总算见识到了吧?

 

牛哥也不说话,也想摆摆手,给场面降温,实际上小草处于失控状态,看到话题就扑上去,谁的话都听不见去。

 

田主任拧开一瓶矿泉水灌水,把喉咙打湿了,提高分贝说了好几句大家听我说,听我说,这才把话题打住。田主任说,大家都让一步,大家重新提交一次名单,我们重新发函一次。

 

话题又回到起点,小草坚持让居委会道歉,你这两份函文相互矛盾,自己打自己脸么,我们也不承认啊。

 

本来,王晓能也觉得退一步结束算了。牛团长也同意这方案,本来还想补充发言,让居委会把发函时间和人员数确认下。可现在,小草越俎代庖了,还听的进去什么话?小草坚持让居委会道歉。田主任则需要收回原函,道歉的事情搁置一边。

 

王晓能总算见识到律师的威力,小草每一次交锋都是忘我的工作状态。她总能识破最聪明对手的软肋,实现绝地反击。小区有这样一位律师保驾护航,真是一大幸事。

 

坐在后排的麻子终于按捺不住,站起来指着业主发问,你们吵什么吵?你们这群年轻人,就是在胡闹。

 

王晓能本来被这无休止吵闹弄的头昏脑胀,这是只觉得脑门一热,腾的站起来,你是谁,说谁胡闹?

 

这麻子也当仁不让,我也是业主,常住小区,你看看你们把小区搞的乌烟瘴气,天天说物业这不好,那不好,你们想咋样?

 

王晓能拍打桌子,你是什么东西,在这里胡说。

 

王麻子也不是善茬,往前跨了几步,咋的,你们还想打人啊。

 

增老师迅速抡起一把椅子,力道太大了,椅子磕在桌子上带歪了一片,椅子抡上来举住半空中,你动手试试看?

 

麻子继续往前靠,指着自己鼻子,你打我试试看。

 

田主任也拍了一下桌子,轰的一声响,你们是来干什么,来打架的么?

 

刘大力赶紧冲过来把麻子往门外推。侯经理也被这架势吓的不轻,大家好好谈,咋弄成这样,有话好好说嘛,干嘛还要动手打人。

 

牛哥也说,大家别冲动,好好谈话。

 

这阵势终于让大家回归理性。小草也不说话,侯经理也不说话。

 

田主任说,大家既然想解决问题,就好好谈。都快动手了,这成何体统。

 

牛哥重新掌控主动权,都是为解决事情来的,没有必要把事情搞的僵化,我们就按田主任说的做,我们把名单做一次修正,其他热心业主提交名单,单独交给居委会,我们这边人数保持不变,总体人数控制在30人。热心业主主要是一个姿态,用不着大动干戈,后面的路还长着呢!

 

田主任说,就是嘛。

 

大家分头散了。侯经理笑着和牛哥寒暄。




欢迎关注业主精品阅读(readervip),做一个有品质,有内涵,有尊严的业主。小阅读,大收益 。为您第一时间传递社会热点事件及相关点评,让您远离信息碎片化我们关注:1.互联网正在发生的大事;2.您身边热议的事情;3.业主权益维护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

首页 - 业主精品阅读 的更多文章: